您目前的位置:主页 > 王中王生活幽黙解一肖 >   正文

“王树汶顶凶案”之29:冒名顶替 ‖君山

来源:本站原创发表时间:2019-10-07

  群奸”的精彩内容,欢迎点击以下链接:“王树汶顶凶案”之28:群奸 ‖君山)

  毛一统上前一把扶住马翥,他知道大老爷的内心一定很紧张,也就不便多言语,随他径往二堂走去。

  天色尚早,马翥和毛一统二人绕过二厅厢房,走在青砖铺就的甬道上。天空中飘着零星的细小雪粒,冷风嗖嗖地吹着,落在脸上,便有丝丝的凉意。

  马翥走近公堂,见正堂上横着一个公案,案头放着两盏竹制圆形大红纱灯笼,灯笼里摇曳着烛光,影影绰绰。

  公案后立着一个巨大的匾额,两盏硕大的灯笼挂在两侧,暗红色的烛光照在上面,一眼便看得清“镇平县正堂马”字样,显得很肃穆。

  站列两班的皂役们很显眼,一个个威风凛凛地戳立着,面无表情,肃然无声地分列两旁,他们个个手中抱定一根水火棍,静候大老爷升堂问案。

  马翥来到公案前坐下,心里既激动又心虚,两条腿不由自主地微微打颤,他不住地拿眼瞧毛师爷。只见师爷毛一统气定神闲,一脸淡定。马翥也便稳了稳心绪,做了一次深呼吸,坐直了身子,然后平视公堂门口,轻轻咳嗽了一声。

  毛一统、张绍祖分别站在案前伺候。张书办见时机已到,把一个红色的布包展开,露出了里边的案卷卷宗,低声向马翥说道:大老爷,一切都伺候好了!

  他是近视眼,因为熬了夜,两个大眼角处隐隐约约地糊了眼屎,看人也迷迷糊糊,用手蘸了蘸眼角,再瞧人时,人人都是重影。

  坐到公案之上,便是一县之主,他轻轻地咳嗽一声,稳了稳神,挺直了身子,顺手接过卷宗,找到案卷首页,俯下身去,用手指在案犯的名字下点了一下,确定准确无误,厉声吼了一声:带人犯!升堂!

  当值的皂役不敢怠慢,朗声应了一声,健步走出堂外,高声喊道:奉堂谕,带人犯!

  刘学太早在一个角门外等候多时,听到传唤,直了直身子,转身看看身旁的王树汶,然后拍拍王树汶的肩膀。

  刘学太和颜悦色地说:小汶啊,稳住点!这场戏,咱得唱,你可千万不要怕,也不要慌!啥事儿有大叔我呢,你还怕啥?你不过是应个卯!再说,县太爷是个新手,心肠又软,你只要回答得利索干净,照着我交代你的那些话去说,县太爷就不会为难你,他不为难你,就不会打你!只要你顺着大叔交代的话去说,啥球事儿也没有!

  昨天晚上,刘学太已与王树汶说了今天大老爷要审案,要他早作准备。当时,一听说大老爷要审案,王树汶就有些害怕。后来,经不住刘学太连哄带吓唬,也就勉强同意了。眼下,老爷要公堂审案,王树汶还是有些害怕,嘟囔着问道:大叔,打人不打?

  刘学太说:你不照我说的,老爷就打人;只要你照我交代你的话说,老爷不会打人。

  王树汶还是害怕,扭捏着不动身。刘学太耐着性子说:啥事儿都已经交代过了,过堂的这一关还是要走一走过场的,县老爷不审案,这案子就没法结案!可王树汶还是抹眼泪,畏畏缩缩有些胆怯。

  刘学太咽了一口唾沫,话在舌头上绕了几绕,方才说:小汶啊,我给你说,样子还是要装得像一些,装得不像就被人看穿了,看破了你就要挨打。

  啥事儿你胡大叔已经安排停当了,你还害怕啥?大老爷审案时,我就在公堂上站着给你壮壮胆哩!不过,有一点要给你说,今天老爷审案呢,你要戴上脚镣木枷……

  王树汶一听要带脚镣木枷,眼泪顿时奔涌而下:大叔,不是说不带吗?咋还要带呢?

  刘学太俯下身,安慰说:你看看这孩子,又哭哩不是!大老爷过罢堂,立马就去掉枷锁,不断胳膊不断腿,有啥害怕哩!

  几个人牵着披枷带锁的王树汶,悉悉索索来到公堂一侧的角门边。人刚刚站定不久,就听到大堂里的传唤声。

  刘学太不敢怠慢,在王树汶的肩膀上拍了一下,低声说:大老爷升堂哩,有叔跟着,你壮起胆子啥都不要怕!

  案犯带到!刘学太大声喊了一声,皂役们齐声吼喊堂威,声音低沉而悠长,好似三伏天打炸雷,很有威势。王树汶听到武威的堂威声后,魂魄惊悚,双腿一软,身子就瘫软在地。诸葛神算网依托山西移动大数据平台,六盒彩特码先知网
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生肖统计论坛| 香港九龙挂牌解特马| 江南在线号码统计器| 管家婆高手心水论坛| 香港报码结果网站| 跑狗玄机论坛彩图| 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 开奖结果| 世外桃花园新老藏宝图| 香港白小姐正版六会彩| 国际码王心水论坛九码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