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:主页 > 王中王生活幽黙解一肖 >   正文

“王树汶顶凶案”之31:任人摆弄的县令 ‖君山

来源:本站原创发表时间:2019-10-06

  破绽”的精彩内容,欢迎点击以下链接:“王树汶顶凶案”之30:破绽 ‖君山)

  王树汶听不懂县太爷的这篇宏论,急忙俯下身磕头,嘴里说着:小的家里实在是揭不开锅了,老爹、老娘饿得走不动路,三天水米没打牙,他们饿啊,我怕老爹老娘都饿死了,这才伙同人去打劫。

  饿死事小,犯法事大。孰重孰轻你就不懂?马翥拿出读书人的口气,让王树汶听得如坠云雾。马翥显然不是在审犯人,他在给犯人阐释处世为人的大道理。毛师爷觉得十分滑稽可笑,但他又无法阻止。

  王树汶咽了一口唾沫,努力使自己镇定,他猛然想起刘大叔交代的言语,就回话说:回老爷话,俺原在前任大老爷手里补了一个名字,在捕快班房应卯,也是有名无粮,是个空头的!

  马翥知道,河南的一些县衙因庄稼歉收而钱粮课税无法收缴,盗抢案件反而激增,县衙就需增加人手,扩充捕快班,以解燃眉之急。有些县台老爷为了地方上的治安,不择手段,偷偷增加县衙内三班六房的名额,收取些许名籍银两,以应付当务之急,一则可以向老百姓收取赋税,二则县衙还可以额外增加一些收入。

  可这是割肉补疮的勾当,应了急却是遗患无穷:前任扑腾下的窟窿,由后任填补,一任接一任,永无终止。这是大清官场的常态,也是前任官员惯用的伎俩。一般情况下,后任者对前任做下的亏欠,往往采取不闻不问,任由其自生自灭。

  马翥一听案犯系前任承纳的捕快名籍,心里就有些窝火。侧过脸问值守的皂隶:你们可认识他?

  马翥不觉皱一皱眉头,喝问一声:既是在籍捕快,必知国家法典,就该遵纪守法。月黑风高去抢劫,难道是你一人所为?你的同伙共有几人,从实招来!

  马翥听了,以手击打桌子,高声说道:一派胡言,既然是同伙做案,岂有不知道他们家住在哪里的道理!

  这时衙皂们齐声呼喊堂威,震得灯笼里的烛光摇曳飘忽。王树汶着实吃惊不小,偷眼瞅刘学太,只见刘大叔很淡定,正目光柔和地看着自己。

  王树汶心里也便有了底儿,不觉挺直了身子,伸长脖子说道:小的怎敢欺哄大老爷!大老爷有所不知,常言说,兔子不吃窝边草,小的不敢在镇平县地界作案,就在邓州街头上,结交了一些无家无业的街头混混,聚在王河大庙里,商量如何抢劫富户人家。那天作案后,大家四处逃窜,相互既不知姓名,彼此又不知住处。

  这些时聚时散的恶徒,属临时鸠聚,根本无法追捕。马翥一听,便怒吼一声:不上刑,怕你不肯吐露实情!

  王树汶一听要用刑,吓得哭出了声:大老爷,俺几十个人都是偶然相识,那些个邓州的混混,早逃得没了踪影!你上哪里抓人?

  话说的滴水不漏,在情在理,细细琢磨一番,马翥又觉心有不甘,扭头叫道:张书办!

  张书办趋前一步,打个扦,应了一声,挺直了身子等候问话。屋内光线很暗,马翥看不清犯人的面目,就一字一句地交代:同案犯另有几十人,须一同捉来,方可结案!张书办应了一声,退后一步应诺。张书办知道公堂上要有堂威,切忌驳辩、争执,这个当口他是不宜多嘴的,即便有什么言语,也只有留待到后庭再作论处。

  毛师爷一直不言语,此刻走上前,凑近了马翥的耳朵,附耳低声说了一句:此事甚为不妥。此乃另案,与此案无关!

  大老爷明鉴!本县承办的是臬司衙门督办的盗案,指名缉拿案犯胡体安,案犯已经捉到!邓州的案子只能报邓州受理,本县不能越衙受理这桩盗抢案,更不能越境捕人,故与本县无关!毛一统一边提醒,一边劝说。

  毛一统低声说道:镇平县是奉令抓人。若是发生了几十人结伙盗抢,那便是举省震惊的大案!大案必有时限,上峰催逼得紧,那就是自讨苦吃!

  马翥猛然省悟,臬司公文指名缉拿胡体安,并没有责成镇平县捕捉同案犯,按属地管理的惯例,盗抢案应由邓州审结。可马翥还是心有不甘,转过脸,问道:那我们办的这个案子算什么?总要有个名堂吧!三度落泪理由是“同一律师不能为两个人做辩
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生肖统计论坛| 香港九龙挂牌解特马| 江南在线号码统计器| 管家婆高手心水论坛| 香港报码结果网站| 跑狗玄机论坛彩图| 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 开奖结果| 世外桃花园新老藏宝图| 香港白小姐正版六会彩| 国际码王心水论坛九码|